資訊
  • 資訊
  • 案例
當前位置:首頁 > 香港移民資訊 > 香港移民新聞 > 正文
免費訂閱

香港與內地的教育差別在哪里?

時間:2016-04-14 03:50    作者:香港移民    來源:www.nvicuf.live    點擊: 2637次
標簽:香港移民    
分享到:

    我是香港人,我的太太是大陸人,我們全家居住在深圳。我在深圳從事理財投資工作,近幾年接觸了很多來自內地的朋友,他們有的是來香港生小孩,有的是投資移民來香港居住。這些內地的朋友向我咨詢小孩在香港上學的事情,而在這些咨詢者里,深圳、杭州、上海等地區的占了八成以上。


    跨境學童數量多我的小孩剛剛9歲,也在香港上小學,以下是她每天的上學時間表:6:30出門,20分鐘抵達深圳羅湖口岸,步行15分鐘過深圳邊檢入境香港,最后坐校車直奔學校。她每天6點起床,通常沒有吃早點的時間,到校后第一件事情是打開書包吃早點,8:20上第一節課。每天在深港之間“旅行”,她差不多經歷了三年。像我的小孩這樣,每天用2個小時往返在路上,穿著不同校服、佩戴不同校徽的跨境學童,在香港并不是少數。據香港政府的數據,跨境上學的孩子有近1萬人。他們多半是父母一方為香港人、一方為內地人,也有少數父母都是香港人,因為內地生活成本低,就在這邊購房安居了。



還有些小孩的母親是大陸人,生產時在香港,為的是讓孩子將來享受更好的教育福利。而對于家長都是內地人的孩子來說,由于港方無法查核他的家庭情況,所以申請入學還是要比一般香港人困難得多。香港的小學按學費的繳納方式分為兩類:官立和私立。官立學校的學費由香港政府資助;私立是直資學校,學費由學生家庭自付。官立也有資助的部分,辦學靠名人贊助、社會資助,學校名稱基本都以人名命名,每間學校的開支分布都要透明公布。香港人有9年強迫教育和12年義務教育,香港政府給予的教育補貼很到位,香港公民從幼稚園開始就可以享受學券補貼+減免,一些家庭收入偏低的學生還可以申請費用全免,另外還有兒童單身綜援等等。但是如果在香港上私立學校,跨境學童的入學花費并不低。圣保羅男女中學是香港收費最貴的學校,一年學費48000元港幣,九龍拔萃書院男校學費是一年三四萬。而對于用各種方式招收的跨境學生,征收的學費則是一年一二十萬。不過在大陸家長看來,比起當地的國際貴族學校,這個費用還是相當劃算的。


前幾年,隨著“殺校”(倒閉危機,嚴重時一個年級收不到30個學生,學校面臨倒閉)的出現,香港政府開始探索向深圳及內地有限度地開放香港基礎教育,以滿足那些富有家庭的市場需求。因此,內地到香港上學的學童越來越多。在深圳,有70%至80%的家長希望小孩到香港讀大學、讀國際學校,或者短期交流培訓等。我接觸到的不少家長,他們的邏輯是:到香港讀書,小孩子更有創造潛力和社會活動能力,更加容易進入外國的名校。而在人口700萬的香港,去競爭世界一流大學的學位,也遠遠要比緊張糾結的內地高考壓力讓人好受。大陸的家長們通常來港生子,再讓小孩從幼稚園開始入港,或從內地轉校至香港。香港與內地的教育差別在哪里?其實,很難說清楚香港基礎教育與內地的差別具體在哪里。從表面上看,一是香港的英語普及度較高;二是在書籍出版方面,香港的環境比內地自由。但是就教育本身而言,其實香港的學校也是走填鴨式教育路線,和大陸沒有本質的差異。在亞洲的大城市,譬如北京、上海、香港、臺北、東京、首爾等中小學校的教學質量都差不了太多。最近在一個全球小學生素質測驗里,就是上海的小學生得了第一。我認為更多家長是沖著香港雙語教學而來,在大陸要上雙語教學只能去國際學校,奇貴無比。香港學校都是雙語教學,要便宜得多。有趣的是,在深港邊境學校的成績第一二名的,也都是跨境學童。也許最終吸引他們來港的,僅僅是教育福利,而并非教育質量本身。在開學參觀學校開放日時,我太太的感觸就比我深刻。


她說:“香港當地的校長很勤快,開放日親自接待,親自主持,帶領老師在門口迎接家長和小孩,全程解說,室內PPT演講都是由校長完成,語氣和藹。其中有一位上年紀的女校長也不例外,帶領家長們爬樓梯參觀全校,沒有半點官僚氣派,這點不似內地。”很多家長都在等小孩大一些,能自己過關了,就去香港讀書。但是,如果在三年級或更晚的時候才到香港,除非孩子先前一直在接受國際學校課程,否則很容易導致香港新移民經常遇上的問題——英語跟不上。我的小孩從幼稚園就在香港,但是她每天下了課就走,從不參加學校的任何課外活動,我太太也缺乏和老師的交流,我擔心孩子是否可以真正融入香港社會。還有一點擔憂是,香港比較注重孩子的道德教育,如何遵守規則,向往高雅生活,絕不能輕易冒犯別人。而在內地,很多家長都有把孩子培養成老虎、豹子膽的打算,生怕孩子在社會上吃虧。因此,家長們也擔心小孩接受港式教育后,將來回到大陸生活,與大陸孩子相處,恐怕會吃虧的。如今,在香港出生、父母是大陸人的孩子數量正在大幅增長,接近3.2萬人。


而10年前,這一數據僅為620人。一些香港人對這種日益明顯的趨勢表達了憂慮。近期在報紙和網絡上,有關內地孕婦入港產子、“港生一代”的爭論越來越激進。香港政府一直以來希望借鑒英國的做法,向來港的內地學生收高額費用,讓他們住宿舍或租房子住,以此來拉動相關經濟。同理,這也是香港政府不愿杜絕內地孕婦赴港生子的一個現實理由。而香港人的顧慮則是,香港教育是政府的福利,是否可以按市場價格來換算?他們對于富有的大陸人坐享香港慷慨的教育補助有所顧忌。隨著香港市民抗拒情緒的加劇,從去年開始,香港公立醫院停止接收大陸孕婦的生產預約,跨境上學的政策也更加嚴苛。據我了解,很多馬來西亞學童每天跨境到新加坡去讀書,這在新加坡一直就不成問題。從小就把成績優秀的孩子吸引到新加坡,反而是新加坡確保人才的手段之一。新加坡是通過正規的移民途徑來獲得人才,可是香港卻是無奈、被動地接受大量的內地孕婦。其實如果香港有一套成熟的機制,建立正規的生源引進辦法,比如說每個學校設立配額上限,按成績擇優錄取內地生。特區政府也應資助學校興建宿舍及調整入境政策,那么相信香港市民相對會更容易接受目前的局面。

     
?
qualys secure      網絡警察舉報平臺      公共信息網絡安全監察      網絡警察舉報平臺中國信用企業      安全聯盟標識      網上交易保障中心     
重庆幸运农场赚钱